卡司PK1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卡司PK1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7 18:36:4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建立和完善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度,促进公平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个私心之下,疫情发生以来,民进党当局上蹿下跳,反复炒作世卫组织涉台问题,大肆捏造散布谣言,诬指大陆对台隐匿疫情,声称台湾缺席世卫组织(WHO)、WHA将造成“国际防疫缺口”、威胁台湾民众健康,遭到WHO驳斥后,又对WHO及其负责人进行恶毒攻击,提出违反国际组织有关规定的无理要求。调门空前嚣张,不惜以绑架WHA、损害全球抗疫合作来谋取一己政治私利。这一切,大家都看在眼里,记在心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、新城区政府原副区长、幸福路地区综合改造管理委员会原副主任(兼)王小辉插手干预工程招投标等问题。2015年10月,王小辉收受某建筑公司总经理孔某150万元,利用职务影响,帮助该公司向新城城投公司催要工程剩余款。2017年初,王小辉利用职权,帮助某招标公司顺利中标幸福林带项目招标代理业务,收受该公司总经理“感谢费”3万美元。王小辉还存在其他违纪违法问题。2018年5月,王小辉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违纪所得被收缴;2018年7月,王小辉犯受贿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又九个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估计民进党当局和“台独”势力内心五味杂陈。在全球抗击疫情的大背景下,他们自认为风来了,为了能参加今年的WHA,可谓绞尽脑汁。一方面,民进党当局把参与WHA作为“以疫谋独”的手段,并借势搞“法理台独”,否认联大2758号决议和世卫大会25.1号决议内容,妄称这些决议“与台湾没有关系”。另一方面,他们又挟洋自重,紧紧抱住美国大腿,妄图增加参与WHA的可能性。如今一盆凉水浇透顶,应该觉悟了。诚如岛内有识之士所言,民进党当局应理性务实改善两岸关系,“大陆打压”不该是借口与障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1994年税制改革以来,我国长期是以间接税为主体的税制结构。这一结构存在诸多问题,比如不公平,中低收入者承担的税负比高收入者更高。举个例子,隔壁老王每月收入1000元,用于吃饭消费500元,吃饭消费占收入比重为50%;某公司高管王先生每月收入10万元,用于吃饭消费5000元,吃饭消费占收入比重只有5%。由于增值税等间接税往往是比例税率,同样一个馒头对老王和王先生都是13%的增值税,隔壁老王在吃饭消费中负担的增值税占收入的比重要远高于王先生。因此,“边际消费倾向递减”的因素,使得中低收入者基本消费支出的税负高于高收入者,这显然不利于社会公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健全地方税体系,充实地方财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税收流失严重,是我国个人所得税比重较低(历年最高8.87%,2019年6.58%)的主要原因。提高直接税比重的关键之一,就是提高个人所得税比重。从长远来看,将经营所得纳入综合所得,并降低最高边际税率、简化级次,是减少个人所得税流失,提高个人所得税比重,实现“量能负担”、税负公平的必由之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是提高共享税地方分享比例,比如个人所得税目前地方分享40%,有提升空间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意见》提出,要“研究将部分品目消费税征收环节后移”。现行消费税的15个税目,绝大多数都是在生产或进口环节征税,这一征收模式与过去的征管水平相适应,但带来了大量的税收流失,征管技术进步使得征收环节后移至零售或批发环节成为可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1年1月28日,在上海和重庆开展的房产税试点就是针对居民自住房屋的房产税,但很遗憾,试点效果并未达到预期。2013年,十八届三中全会上明确提出,“加快房地产税立法并适时推进改革”。这表明不再扩大试点,要先做好顶层设计,并且从“房产税”转变为“房地产税”,要把土地纳入制度框架一起考虑,对原有的房地产相关的税种进行系统改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