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速排列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极速排列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4 22:14:5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月19日通报的确诊病例3(姜某某)和病例4(郑某某),5月9日从舒兰返回家中与5月20日通报的确诊病例(姜某)共同生活,分别于5月14日和5月15日发病,从暴露到发病分别为5天和6天,符合新冠肺炎传播特征。“跳出机舱的那一刻,我忘记了一切烦恼。”翼装教练的Will如此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此,红星新闻记者采访了在美国当翼装教练的Will(绰号)。上周末,两个多月没有跳伞的他又重新开始翱翔天空了,“我虽然不是安安的教练,但我们的圈子很小,得知她出了事我感到非常惋惜,我们失去了一个志同道合的伞军朋友。现在每次飞行之前我也在提醒自己,要做更仔细的检查和准备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ill给记者算了一笔帐:考跳伞证的费用在3000美金左右,每次跳伞的价格在25到30美金之间,要达到学习翼装要求的200次跳伞经验,需要不到6000美金。除此之外还有装备的费用,一套全新的高空跳伞装备在8000美金左右,但一般4000美金都可以买到很不错的二手装备了。翼装的装备1500美金左右,每一天训练的价格在350美金,一般的学员经过一天或者两天的学习就可以独立飞行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知道有风险,所以大家都会格外小心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问:5月19日通报的病例3和病例4,当时并未通报其与其他确诊病例有过密切接触;目前感染来源是否明确,能否介绍一下具体情况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周末,Will又重新开始他心爱的运动了,“受疫情影响,我已经有两个多月没飞翼装了。但我有1300次左右的翼装经验,并且即使在没有飞翼装的时候,我整个脑海里也都是飞行时的画面,所以这次重新开始并没有给我久别重逢的感觉,我觉得它一直都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至于跳出预计场地也是时常发生的事情,因为高空跳伞大部分会在空旷的地方,所以只要开伞了,出事的概率很低。”Will继续说道,自己从来没有发生过撞击,但是经历过,“有一次多人翼装飞行的时候曾发生过撞击,当时那个人还被撞晕了,但他的备伞有自动开伞装置,到达规定高度就自己开伞了,虽然撞击也受了伤,但还是捡回了一条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月19日,吉林省卫健委通报的确诊病例情况介绍中,病例3、病例4两人为舒兰市返吉人员。不少网友发现,官方当时并未通报其与已确诊病例有过密切接触史,因此有人解读为疫情“断链”。5月20日,官方通报初步调查结果,该两例病例与5月10日通报的确诊病例2有关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从小就很顽皮,喜欢做危险的事情。”Will在2013年就开始接触跳伞了,那时候正在美国念书的他,心血来潮去玩了一次双人伞,那次之后他就一直念念不忘,在上网查询了跳伞的相关知识后,就立刻报名学习了跳伞,后来在达到200次的要求后,他开始了翼装飞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这恐怕也是您作为一名政协委员,提交的所有提案中,最短的一件吧?”